必威体育官网

四海游记 初秋走齐鲁之(一)青州访古

  悠悠华夏,辽阔疆域,高山看花、朔溪寻源、驻足草原、沙漠狂野或呼吸海风,走到别人呆腻的地方,探秘未知、品尝美食。或许,这段旅行不必走的太远,哪怕是一束星光、一湖碧水、一座小城、一卷煎饼……都能让生命之花绽放地更加灿烂辉煌,人生价值和宽度亦越发饱满、深刻。

  时下,网红城市打卡地颇为流行。有人乘飞机坐高铁就为舌尖上的“一碗泡馍、牛肉拉面”,也或许是“一锅麻辣”。余挤出时间于乙亥年初秋参团“寻找萤火虫之旅”,确是为那一座“青州”而来。

  青州市位于山东中部,是一座四线小城,她低调含蓄,隐身于潍坊地区。县级市的行政管理级别似乎委屈了青州。她拥七千多年的璀璨历史,文化浩瀚绵亘延伸,源远流长。与她素未蒙面,可神交已久,三国曹操青州秣兵历马、宋代第一才女李清照居青州,相夫教子写词吟诗传唱千年为一佳话。

  泱泱中华,三皇五帝治华夏,建九州,教子民,中国始分南北西东中。古九州顺序依次为:冀州、兖州、青州、徐州、扬州、荆州、豫州、梁州和雍州。东方为青,居东而排第三,其名始见《尚书·禹贡》:“海岱惟青州”。另据《周礼·夏官·职方氏》记载:“盖因土居少阳,其色为青,故曰青州”。

  青州,上古为东夷之地。至夏商间,先后为爽鸠氏、季则氏、逄伯陵氏所据。周初封吕尚为齐侯,地始归于齐。历春秋战国之世,均为齐属。

  历史上的青州曾数次易名,十二年的都城、一千多年的州府治所,地控山东海邦,扼守齐鲁咽喉。然民国时期,济南、青岛等城市崛起,青州府褪下光环,被裁撤降为益都县,隐于山东,藏于鲁中,委身淄博。

  1986年,益都县撤县称青州市,现由山东省潍坊市代管,东依昌乐,西临淄博,南衔临朐,北接广饶、寿光。青州复称 ,进入千禧之年,古城旧貌换新颜,青龙昂首再腾飞。

  旅游大巴历经四个时辰的奔袭抵达目的地青州,同伴们的精神依旧饱满,对旅程第一站充满了期待。时值未牌时分,邂逅周末的午后,路上行人车辆熙熙攘攘,远远的可见青州南阳城阜财门高大的城楼。

  青州也被誉为“山东第一府城”,始建于北魏,原有城门四座,金元明清皆为府署治所。其阜财门也称南门,尤以“南门夜雨”为当时的十大胜景。青州城门亦同其他城市,或毁于战争炮火、或消失于拆改拓宽道路。

  南门于2013年复建,通高29.8米,重檐歇山顶建筑,第一层匾额题为“三齐重镇”,第二层匾额题为“东方古州”。城门南面上方正中题款“阜财”,城门洞呈拱形,高约一丈,四周和基石都是青石垒砌,外层用汉白玉包裹,显得大气典雅。城门背面题款自上而下分别为:云开天府、地控海邦、国泰民安,字体方向全部为从右边向左手排序。

  阜财门还是青州古城的起点。南门大街从南到北,依次分布着地标建筑“海岱都会、石茂华尚书里坊、大学士坊、青州冯氏一门科第坊、大宗伯坊、邢玠太保坊”等十余座名人牌坊。不过,看上去很新,斗胆猜测一下,应为现代仿制品。

  一行人鱼贯而行,沿着街道闲庭信步。东西两面的店铺均为二层复式仿古木质结构,店铺经营可谓五花八门啥都有,老板们很热情,所售商品价格不贵,很是亲民。

  阳光透过梧桐枝桠稀疏的光影斑驳地撒落在地上,阳光正好,微风不燥。刚刚饮过山楂汁,又把酸奶尝,择了几样中意的小东西,心情甚好。细碎的脚步在南门大街中部的一座偶园门口停了下来。

  偶园,原称“冯家花园”,距今已有五百多年,原为大明朝衡王府,清康熙二十一年,大学士冯溥致仕回乡居住于此。目前,偶园保存尚好,与新建之牌坊互相呼应,相得益彰。

  享受悠闲舒适的午后时光,与同伴东逛西看,街上数个汉服少女轻步漫游,长长的裙摆随风飘荡,猛然间,时间顿住,打量着路侧一排排复古建筑,一时间我们似乎穿越千年,再也感受不到时间的流动,整条大街也似乎变成了另外一番时空。

  古城从阜财门一直向北延伸至北门大街,而北门里牌坊恰是中点,一般由于时间关系,游客不再北行而是选择南返。

  伫立在十字街口,东西向的范公亭路赫然出现在面前,万千石板依旧挺起腰杆驮运过客,一条老路,缝缝补补又千年,一座青州,贤达名臣留下浓厚的印迹。北宋名臣范仲淹署理青州,勤政爱民,恪尽职守,兢兢业业,修路通渠挖井植树种田重商桑麻,把青州地区建设得有模有样。那条最初的路被铭记,“范公亭路”被车辙履迹打磨得熠熠生辉闪闪发光。

  “几时归去作闲人,一壶佳茗一溪云”。余生不长,和不一样的人在一起,就会有不一样的人生。和优秀的人同行,能帮助你遇见更好的自己。

  行走在千年古城,苍老的青石,古溪潺潺,一座座石坊,一个个古宅,一颗颗老树,古朴的木雕石鼓,历史的况味浸润在这些新老物件中。作别青州,已近黄昏,登上大巴赶往天马岛,从那些同伴的幸福笑脸上,我看到了青州更加绚丽的未来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没有了